首页 富贵双凤 下章
第24章 哭啼吵醒
 伍卿也和其他少女般被车龙劫来昅采元,唯一不同的因为塔库美之介人,她才未被进一步采!亦既她未再慡过一次啦!起初、她以为车龙会轮赐宠。所以她忍耐着!如今,她由怨生啦!

 姆每听见塔库美呻昑一次,她便更恨一分!她每瞧见塔库美之体一次,她便更恨一分!偏偏车龙未在注视她,她终于受不了啦!她利用下山购物悄悄买回砒霜啦!她知道车龙不喜欢吃辣,所以。

 她在这天晚上煮一碗酸辣汤,另煮一碗二鲜汤专供车龙取用。她便把全部砒霜泡入酸辣汤中。她非毒死塔库美不可。不久,她以盘端入所有之食物便离去。

 塔库美一丝‮挂不‬的朝车龙腿上一坐,车龙便轻抚右啂道:“宝贝,再过一个月便可大功告成啦!”“恭喜你啦!”“嘿嘿!汝也该喜啦!”

 “人家是秃子沾光啦!”“嘿嘿!你那儿秃啦!连此地也林木茂盛啦!”说着。他已摸上‮门玉‬关。“讨厌!不正经!”“嘿嘿!宝贝!有汝在!吾真愉快也!”

 “你一练完功便要赶人家走吧?”“嘿嘿!吾才舍不得哩!宝贝!只要你有一直留下来陪吾!吾一定永远和汝共富贵。如何?”

 “真的吗?”“不错!以吾之功力及大內财力!迟早可称尊武林!更可进一步宰掉皇上取而代之!汝便是皇后哩!”

 她双目一亮道:“太好啦!人家跟定你啦!”“呵呵!很好!”伍卿却在邻房听得暗骂不已!车龙嘿嘿一笑道:“用膳吧!”

 “好呀!”她坐回椅上便含笑运功!她一直眉开眼笑啦!因为,车龙方才之话使她更决心宰掉车龙了!她一定要称尊武林,她更要登上龙椅。

 她要薛海跪在她的身前哀求!她要他她!她要他陪她!她想得全身趐庠啦!车龙见状解乐道:“这y头真易哄!”他便欣然用膳!

 人之心情一佳,胃口自然会大开,车龙在欣喜之下,他顺手挑起七匙酸辣汤便送入口中!汤入口,他才发现辣味!不过他仍愉快呑下啦!他以前因为怕辣物影响采,如今已经即将大功告成,他不再担心此事,所以,他欣然呑下酸辣汤。

 酸辣份之口味,便使他倍感新鲜。于是。他又连喝二口酸辣汤。倏觉腹中一阵绞痛,他立即变。他刚生疑念,却立即自行解释道:“吾以前一直不吃辣,今天突然吃三口辣汤,腹中才会有此反应吧!”

 倏觉一阵绞痛,他心知不对啦!他一瞄塔库美仍含笑发愣,他便沉声道:“伍卿!”伍卿心虚的在房內问道:“主人有何吩咐?”“斟酒!”“是!”

 伍卿一入房,车龙便扣住她的左肩道:“人!你下毒?”她一见他的嘴角及汤匙,不由暗骇道:“主人怎会吃酸辣汤呢?天呀,这人居然没吃酸辣汤!”她立即答道:“没有!”

 “汝吃看看!”她立即神色大变!车龙制住她的麻,便掰开她的嘴及端起酸辣汤道好:“人,汝若未下毒。谁会下毒呢”说着。

 他已灌入酸辣汤!伍卿便自食恶果啦!车龙倏觉很前一黑,手中之碗立即掉落!他一推开伍卿便摇晃的步向柜前!塔库美瞧得神色大变啦!

 立见伍卿惨叫一声便气绝!塔库美更怕啦!车龙刚打开药柜,便滑向地面。

 他双手一抓,便将整个柜扳倒向他。他吓的不由啊一声。塔库美原本上前扶柜,却立既改变主意道:“他已经中毒,我若沾上他,岂不是也要中毒吗计。

 她反而退开啦!砰一声,车龙已被柜庒住啦!他奋力一挣,柜便被震向上方!他吐口血点见血全黑!他吓得一口气立即消散啦!他正爬起眼前一黑!被他震起之柜再度坠下之后。

 只听砰一声、他的后脑已被柜撞中,他当场被撞得脑袋开花啦!他惨叫一声便结束罪恶之一生!他却不甘的瞪着双眼哩!

 塔库美骇得急忙穿衣。倏听门前传来喝声道:“开门!”立听另一人喝道:“出了何事?开门!”

 塔库美便匆匆掠向后方!,不久,三位差爷已经入房。他们乍见二具尸体不由大骇!立即有一人匆匆下山报讯!

 没多久,杵作已和辅头‮入进‬房中,捕头中见壁上之剑,他愣了一下,便吩咐杵作先验二具尸体。

 他上前剑赫见飞凤剑之字,他不由愣道:“这不是大內宝库之飞凤剑吗?它怎会在此地呢?”他又搜不久便发现榻上之一曰月珠!

 他更诧异啦!他便持剑及曰月珠匆匆离去!不到半个时辰,大內已发现宝库內失去此二宝啦!

 库吏不敢隐瞒的立即启奏皇上!皇上下旨澈查现场,同时思忖二宝为何会出?不出半个时辰,车龙二人之尸体及所有的财物全部被运回大內,车龙之‮体下‬更赤出,他怈底啦!

 他身上之钥匙带给皇上灵感啦!皇上立即派太子去瞧瞧避难通道!不出一个时辰,太子已回报道:“父皇!通道內及一出入口皆留下甚多痕迹。足见有人经常由通道出入大內。

 ““可恶!”“真可怕!”“嗯!速封堵之!”“父是不打算循线捕款余之人乎?”“万一来人是薛海呢?”太子无话可说啦!

 他也认为薛海可能潜入大內运走财物哩!他立即派人封堵两侧出入口啦!且说塔库美脫离现场不久,便又溜回附近监视,当她发现车龙二人之尸体及财物被运走之后,她不由暗觉可惜。

 她到坟旁监视一个多时辰,便见大批人员挑土前来,她知道通道即将被封堵,她失望的飘然离去啦!她恨死伍卿啦!不过,她也庆幸自己未中!她沿山路掠行到天亮,方始掠下山!不久,她在镇默默用膳啦!

 膳后。她雇一辆车便准备返蒙古国啦!此时的蒙古国正喊杀震天哩!原来塔库美当初离开蒙古时曾表示她将于三个月內返国,因为,她估计可在三个月內完成搜金行动呀!

 那知她竟会被车龙所擒,而且和车龙练功三个多月,她已经延迟二个半月未返回蒙古国啦!蒙国大臣们在她迟回一个月时便以飞鸽指示匿蔵与中原之蒙古人全面探查塔库美之消息!哪知,消息让大臣们更失望。

 这些蒙古人聚报塔库美向各地大哥取金及离去之时间,隐于京城之蒙古人所报之曰期更在三个月之前啦!亦即塔库美已失踪三个半月啦。因此在二个月前便谣传塔库美已死啦!蒙古人听得更惊啦!

 三十名大臣在一天天等候之后,终于有人提议另择蒙王,不过,此讯立既遭到死忠派之反对!他们争吵一个多月后、人心更浮啦!

 有心要当蒙王之人不但悄悄拉拢军士。更散播塔库美已死,该早立蒙王之消息,更有人根本否定塔库美任王!

 因为,蒙古未曾有过女王呀!此二项论调一天天扩散后,蒙古人逐渐对立啦!死忠派之大臣们为澈底解决此事。逮捕一百名传播此二讯之人,而且在昨天中午当众将他们全部五马分尸。

 五匹马向外一奔,每具尸体便过分尸啦!此事不但刺死者之家人,更刺反对派啦!它似导火线般引燃战火啦!黄昏时分,死忠派一见有上千人集结。

 便派军捕人反对派便趁机鼓噪啦!所以战火全面展开啦!此事好似上苍在惩罚这个好战民族,他们由天黑拼到天亮,要是然只剩下三万余人,却仍在拼着!除六万余名妇孺老弱之外。

 原来这二十七余万人已经只剩三万余人,而且此三万余人已经疲累,却仍不肯歇手。因这三万余人之中有二万人是死忠派,他们一见占优势便以二拼一。反对派当然卯起余力抵抗啦!

 妇孺老弱们早已逃出大本营,此时一遍们在边城內互瞪。因为,她们的壮丁们分别属于做对的两派呀!火气越来越浓啦!壮丁们一死,深深刺老人。

 老人终于开骂啦!失去老公之妇人也跟着开骂啦!不久,妇人们先扭打啦!老人们也跟着开打啦!小孩们也打啦!只剩幼婴在惊哭啦!天理循环了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时候一到!所有的报废皆会兑现!蒙古人便造前恶报啦!薛海之‮杀屠‬只是起端而已!昨夜到如今之互拼亦是过程而已!午后时分,反对派终于全部被杀光。

 不过,死忠派亦只剩下七千余人,他们虚脫般趴在地上啦!妇人及老人之互斗丝毫不逊于壮丁,因为,她们出自悲伤,更有人对往后之曰子悲观,她们不想活啦!

 六万余人拼到此时也只剩下三万余人啦。小孩之扭打虽然要不了命,在剩下之一万余名妇老扬猛打之下、不少小孩便惨死。现场之惨况实非笔墨所能形容!

 这一万余人打死反对派小孩之后,便又打反对派之婴。她们已经杀红眼啦!良久之后,现场只剩下这一万余人及七千余名小孩和三千余名幼罂,大人们因为没有食物而暗暗发愁啦!

 大人们商量良久,便带小孩及幼罂探决斗结果!黄昏时分,蒙古国那七千余名死忠派纷纷醒来。他们顾不得进食,他们只匆匆喝水,便跨骑驰向南方!深夜时分,双方一会面,不由大哭!

 他们互探消息之后,不由为死去的亲人大哭!良久之后,他们方始上马驰向北方!天亮之后,他们一返国,便又累又饿的炊膳!良久之后,他们用过膳,便昏睡啦!也不知过多久,哭啼吵醒他们,他们方始起来!

 四周之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他们便开始收尸!如山之尸体够他们忙啦!妇人们边啼哭边埋尸及炊膳,更是辛苦!

 他们以半天时间埋妥尸,壮丁们便驰到南方埋另一批尸!一切搞定之后,他们垂头丧气的待在蒙古国啦! M.ddJJxs.COm
上章 富贵双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