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富贵双凤 下章
第25章 食宿皆不便
 由于大臣们全部死于此役,幸活之三万余人不敢擅动啦!他们除牧马及耕种外!便是发呆及睡觉啦!北风呼号之中,冬雪已经降临,这天下午,塔库美终于返国。

 她乍见稀落之紧篷,不由心生不祥之念!一名骑士乍见她便掉泪啦!他上前一趴跪便叙述内战之惨况!塔库美眼前一黑险些昏倒!她不由掉泪啦!

 人群闻讯而来纷纷向她哭诉着!她跟着掉泪啦!她的雄心壮志化为乌有啦!车龙中毒而死,使她的功力无法达到颠峰。

 族人互拼而死。如今只剩下不到一成之战力,她怎能不哭呢?她安抚族人良久,方始独自走入坟区。坟堆如山、她泪下如雨啦!雪花已沾身,她仍木然走着!

 天黑之后,她被劝入蓬中用膳啦!膳后,她似木头人般僵躺着!此时之薛海却笑呵呵哩!因为,韩碧蝉虽是妹子,却在方才替他生下一位又白又壮的儿子哩!

 而且牧场之二十头母猪由昨天到方才先后一共生下一百一十七只小猪,母羊亦生下六十只小羊哩!七头母牛更在七天前生了十五头小牛的哩!喜事频传之下,薛海怎能不乐呢?众人纷纷向他道贺啦!

 初为人父的他笑得合不拢嘴!这一夜,他险些失眠啦!又过七天。韩碧娟虽比老妹晚分娩七天,她却一口气生下一对壮丁,薛海乐得一直坐不住啦!韩必先更乐,因为,韩家代代相传至今,未曾有过双胞子呀!整个牧场喜气洋洋啦!

 岳来及岳旺更乐,因为,大家皆认为因为有他们而越来越旺,他们亦更受大家之啦!他们以往因为喜怒无常而一直独来独往,个性不但更孤怪,亦更喜欢扁人,如今一受,他们之情大变啦!他们终笑哈哈啦!他们主动向别人打招呼啦!

 更令人欣慰的是那四千余批幼马经过这些年之畜牧,它们已经长大,韩必先决定让它们继续繁殖幼马啦!

 所以,那八百人开始修补马廊啦!雪花渐多,众人忙着割草存粮啦!他们以七天之时间修妥马廊及存足草,便又在雪花中练剑,薛海及岳来岳旺当然是主角啦!

 天气虽冷却档不住众人之豪情壮志!何况,牧场之喜气已足使众人兴奋呢?他们每勤练着。

 又过了个月。薛海欣然请大家吃油饭啦,他的三个儿子一起办弥月喜事,众人纷纷选礼,却全遭薛海拒绝!众人便欣然致贺及聊着!良久之后,众人方始欣然去练剑!

 薛海将三个儿子皆取名为天,不过。中间一字分别为承、顺、仰,因为,他对上天赐给他这一切福份充感激呀!

 这天晚上,薛海正在运功,韩碧蝉已含笑行入,他便收功上搂她道:“蝉妹!辛苦你啦!”她依偎入怀道:“不苦!我充喜说。”

 “谢谢,我知道分娩之疼痛!我更知道你夜照顾承天之辛劳!我不知该如何表达谢意哩!”“吻我!好吗?”说着,她便闭上双眼。他立即吻上樱。四臂一楼。四完全前住啦!

 良久之后,她方始娇的松。他轻抚她的双颊道:“你更成啦!”“哥更英啦!”二人迅即又热吻着!不过,二人此次各自宽衣解带啦!屋外冰天雪地,屋内却意正浓哩!他抱她上榻便贴身热吻着!

 她兴奋的立即启腿宾了,小海一不小心便被拉进去啦!二人欣然合奏青春进行曲啦!青春火焰使他们加速前进着!人之炮声又响起啦!薛海花招全出啦!她热情如火之战着!几度峰回路转,她舒畅的哎叫啦!双亦汩汩溢出汁啦!他抚头向道:“怎回事?”

 她脸红的道:“兴奋之反应吧!”他恍悟的加速冲刺着!她不由哎叫连连啦!汁终于啦!泪水连啦!她舒畅的死啦!他适可而只的便注入甘泉!“好哥哥…”“蝉妹!”

 二人情的楼吻着!良久之后,她方始足的返房陪子歇息。久未舒畅的薛海含笑步入梦乡啦!翌上午,他精神的陪八十一位高手练剑啦!岳来及岳旺亦和韩必先九人对抗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战况正在烈之际,倏见一名青年掠来道:“薛公子!胭脂帮帮主沈雪求见!”薛海便收功掠来他刚愣然问,韩必先已道:“先入厅内分奉茗!”

 青年立即应是凉去!韩必先掠来道:“边走边叙!”薛海便和他行去!只听韩必先道:“胭脂帮顾名思义乃是个由女人组成之帮派,八十年前由十名情场失意女子创帮。”

 “这些年来娼馆及赌坊林立不少女子入火坑。她们自知难以挽回此种局面,所以,她们选择的救女子出火坑。

 “近十年来,她们更自火坑沿挽救不少资质优秀之女子,所以,她们已经拥有三千余人。实力亦可和一般帮派对抗。”

 “不少女子不甘入火坑纷纷前往锦州投效胭脂帮,黑道帮派亦未曾理论此事,因此。她们在五年前已有六千余名弟子。”说至此他不由嘘口气。“爷爷为何不再说下去呢?”

 “蒙古人上次诬陷汝及礼儿前后,胭脂帮帮主沈雪便多次批评华山派因多次巴结官方始才有那种下场。”

 “她们太浅见啦!”“此事另有隐情,沈雪昔年曾仰慕吾,吾成家之后,她愤而投效胭脂帮。所以,她才会有此批评。”“原来如此!她怎会突然来此呢?”

 “吾研判黑道人物已向她开刀!”“去吗?她有六千余名手下呀!”“量多质低呀!”“原来如此!”“她们在黑道人物心目中乃是一块肥!迟早必会出事!”说至此,他一见已近牧场,立即噤声。

 二人一掠入牧场,正好看见不少女子自马车中取出包袱,韩氏及韩家姐妹则率下人们及青年份协助她们取行李。

 二人一见厅中坐着三人。便快步行去。他们一近厅前,厅中之三人便快步来,只见一位银发老妪欠身道:“韩大哥!久违啦!”

 韩必先含笑道:“!吾引见孙婿薛海!”薛海立既拱手道:“参见前辈!”此老妪正是胭脂帮帮主沈雪,她含笑点头道:“幸会!公子先挑马贼又退蒙军!委实令人敬佩!”

 “不敢当!”“且容吾介绍小徒慧曼及慧珍吧!”二位少女便向韩必先及薛海行礼!韩必先含笑点头着!薛海则还礼道:“请坐!”五人便依宾主入座!只听沈雪道:“韩大哥还记得秦治标否?”

 韩必先点头道:“记得!听说他已成立飞轮帮!”“是的!本月初一下午。他率二千余名弟子至锦州兼并本帮,小妹率众抵抗,哪知他已功力大进。”说教她立即起右袖。立见她的右臂裹着白布。

 韩必先问道:“贵帮因而毁啦?”“不!小妹率众宰掉那批人,不过。却让秦治标逃逸。小妹为避免其他黑道帮派之侵扰,来此托庇!”“没问题!”

 “谢谢!小妹自飞轮帮巢取得不少之财物及珍宝,如今已将它们全部变现且携来此地。请笑纳!”立见二位少女各捧出一个锦盒。

 韩必先摇头道:“汝我发情比不上此二盒乎?”“韩大哥此语愧煞小妹矣!”“往事已成云烟,休再提吧!”“谢谢!情归情,小妹这一千三百余名弟子长久居于此地必会形成一笔负担,请收一下银票吧!”“妹子瞧起吾乎?”

 “罢了!感激不尽!”“呵呵!这才像话!大家今夜挤一挤,咱们明再去瞧瞧附近之空置牧场。你让大家住得舒适些!”“喔!”“吾隐于此地甚久。可否赐告江湖形势?”

 “得一塌糊涂!”“怎会如此呢,官方未出面吗?”“哼!休提那批欺善怕恶之狗腿子!他们根本不敢过问黑道人物火拚以及包赌又包娼之事!”“他们自知不敌吧!”“哼!吾若是皇上!吾一定邀少林各派掌门人共商大计!”

 “树要皮!人要脸呀!”“哼!死要面子!等到黑道人物坐上龙廷看他们逃向何处?”“别生气!少林各派仍按兵不动吗?”

 “是的!吾曾和丐帮白帮主谈过消灭黑道之事,他却让黑道人物因争地盘而同归于尽!”“黑道人物在火拼啦?”“是的!近半年来。天天有拚斗,想不到连吾帮也无法幸免!”

 “别气!目前拼成何种局面?”“目前约有十八个帮派瓜分各地,其中以四海门及五虎帮为二大支柱,他们各据西安及西湖,迟早必有一拼!”

 “五虎帮仍由徐进强当家吗?”“是的!他已收不少数高手,实力已足以凌驾武当派。”“少林各派若在此时出面,有多少胜算?”“七成!若同时由各地下手!必有八成胜算!”

 “好!吾明以飞鸽和白帮主谈谈此事!”“这才是正途呀!”“各位用膳否?”“不急,先让她们松口气吧!她们在这阵子顶着寒里则来此他,每人皆已经吃不少之苦头哩!”

 “吾明白!此地乍添此批人,食宿皆不便,请包涵!”“客气矣!吾又不是带她们来此享受!”“呵呵!说得好!”“听说那二位怪胎在此地,是吗?”“汝是指岳氏兄弟吗?”“是呀!”

 “不错!他们已安置此地!”“一定是薛公子降伏他们吧?”“正是!”“果真高明!佩服!”薛海含笑道:“不取当!”他们又聊不久,韩氏已和二女送入晚膳,她们使在厅内用膳。

 鱼香及菜香不由令沈雪赞不绝口。膳后,薛海便和韩必先共居一屋。青年们以八人挤在一房,空出之房供诸女凑合歇息啦!天一亮,韩必先使和沈雪掠往其他之牧场。

 他们观察一个多时辰之后,终于择定杨记牧场,于是,男人们到别家牧场拆运回木板及具开始钉补着,胭脂帮之一千三百余名女子则展开大扫除! M.DdJJxS.COm
上章 富贵双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