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富贵双凤 下章
第40章 只要找足人
 “禀驸马!只剩二家客栈而已!”“哈哈!大叔!你听见没有?赏你啦!”柴义喜极而哭啦!掌柜取出地状道:“谭明在出售二家客栈之后便迁居开封。”

 “大叔!签个字!按个指印!这二家客栈便是你的啦!”柴义哭道:“我如何报恩呢?”“简单!多替我协助急困之人!”“一定!一定!”“哈哈!我还首次看见大叔哭哩!”柴义便脸红的擦泪!

 掌柜取出清单道:“禀驸马!虽然你大恩大德的以原价售回产业,各地主却各添一成,款已全汇至银川!”“行!谢啦!”他便取出一个红包交给掌柜!“谢谢驸马厚赐!”“你忙吧!”

 不久,薛海已和柴义进人他们之破木屋中,柴义便边擦泪边叙述薛海赠送二家客栈之经过。柴氏等人便哭跪于地哽咽着,薛海含笑道:“请起!”

 她们便起身擦泪!薛海道:“我尚须赴葬岗取出袁大叔之灵骨,告辞!”柴义诸人便含泪恭送!薛海一会合韩必先便买妥祭品及骨坛!不久,他已跟在袁忠坟前默祷着,他又烧过纸钱,方始挖坟。

 良久之后,他将袁忠之遗骨装人坛中,便小心封妥。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搭车离去好!薛海了却心事,不由松口气!车经风陵渡之际,薛海心中一动的忖道:“四两茶店不知尚在否?”

 他唤住车、便下车探头望去,却见四两茶店尚在,便上车问道:“爷爷知道四两茶店吧?”韩必先低声道:“知道!那是大内密探之连络处!”

 “哇!真的呀?”他便吩咐车启程!韩必先低声道:“别过问此事!”“行!我只是好奇而已!”“当今皇上甚为聪明!而且能屈能伸,他如此支持你,你别过度介人其他之事,以免引起他的疑心。”

 “是!咱们返华山吧!”“是的!”车行不久,便见韩永伟率三十名青年含笑骑马驰来,薛海哈哈一笑探头道:“久违啦!”“是的!”“返家再叙!”“好呀!”他们便掉头驰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一近华山派大门,便见韩再义夫妇率白素妃在们前恭,韩必先便和薛海欣然下车。双方行过礼之后,便欣然人内、。

 立见华山派弟子列队立于通道二例,薛海一见到远处之那批九岁左幼少年,立即一直含笑瞧着他们。韩再义含笑道:“此次经选二百名少年,他们练得不错!”

 薛海点头道:“对!这种年纪之可塑最高!”“是的!”薛海一走到少年面前,便含笑道:“好好的练武及做人!我十岁时尚在牧牛哩!你们幸运多啦!”

 “遵命!”薛海便含笑人厅!众人一人座,韩再义便道:“海儿原价售回各地产业之事,已获得全天下之赞誉,本派也沾光不少!”薛海点头道:“理该如此!”

 “这批地主总算上过宝贵的一课啦!”“是呀!”韩必先含笑道:“本派增加不少人吧?”“四代弟子八百人,五代弟子二百人。”

 “很好!可有草原之消息?”“一切正常!每约有二百人游草原!”“很好!银川城呢?”“已安置二百余万名贫民,道路已妥,房舍及店面正在搭建中,那批人除做工外,妇人亦开始织布及畜牧!”

 “很好!南方各派呢?”“崆峒派及衡山已各有三百人在重建中,峨眉及青城各派亦各觅得不少人才,目前正在培训中。”

 “很好!可有黑道人物活动?”“彼辈已销声匿迹!”“很好!”他们又叙良久,方始用膳。

 膳后,韩必先一听白素妃已有喜,不由大喜!韩再义道:“孩儿已雇人经营草原车行,目前有五百物马车运送旅客及货物,生意还不错的!”韩必先点头道:“很好!

 少林及武当亦经营车行,吾和他们研究过,后可经由车行行事,大家必会方便些!”“是的!此事乃由孩儿提议!各派皆已采行!”“很好!吾明白再南下!”“爹!孩儿请示一事!”

 “说吧!”“娟儿及蝉儿连同今年已分娩三胎,可否…”“汝令她们绝育乎?”“是的!若不如此!有碍身子哩!”“好!吾会处理!”“是!孩儿一直不敢存五虎帮那批财物哩!”

 “别存它!化整为本运用吧!”“是!爹明要不要去瞧瞧潼关别馆?”“免!留供招待各派掌门人吧!”“是!”“多配些灵药提振大家!”“是!”

 “安排五人到银川城监督!以免被不肖之徒权!”“是!”“昔年所建之新堡一直空着,吩咐那五人住入堡中吧!”“是!”二人又聊不久、方始返房歇息。

 翌上午,薛海二人在众人恭送下离去之后,便沿途拜访各大们派及入各银庄了解产业之销售情形。

 此外,遇有贫困之人,薛海除济助之外,若有人愿意离乡背井,薛海皆吩咐他们前往银川城。他们一直拜访到最南方之点苍派,方始掉头。

 这天上午,他们在成都连人带车的搭部沿长江三峡启程啦!沿途之峭壁奇景使薛海打开眼界啦!多处险滩使他印像深刻!挽夫拖船之景使他难忘!薛海各赏挽夫一百两银子啦!最令薛海喜爱的是沿途之鲜鱼,因为,他又想起牧场塘内之鱼呀!

 七月底,他一返回银川,便双目大亮!因为,原本荒凉之边城,如今已是处处全新之房舍,而且每个烟囱正在冒烟哩!家家户户皆在炊饭,表示大家过得不错哩!不久,他已被人府衙!立见知府道:“禀驸马!一切皆榕示办妥!”

 “很好!已安置多少人?”“三百四十余万人?”“很好!他们皆有工作吧?”“是的!他们皆将故乡之手艺携来此地。目前在本城可以吃到北方之大梨,穿到南方之丝绸,各行各业皆全矣!”

 “很好!军士呢”武将遭:“廉驸马!目前除留下一千名军士协助巡视各地之外,大部份之军士皆在此地经营各行业。!”

 “很好!银庄呢?”掌柜道:“禀驸马,各地产业皆已售光,除留下五千万两黄金之外,徐皆已存人官方银庄掌息。”“不宜再拿息!全数收回!”

 “遵命!收回现金吗?”“不!收回银票!送人牧场!”“遵命!”“银庄之营运正常吧?”“是的!全仗驸马之洪福也!”薛海却淡然一笑!

 “支出多少建设费用?”掌柜呈上帐册道:“二千余万两黄金!”韩必先却递出一封信道:“汝瞧瞧!”

 掌柜一折信便下跪叩头求饶!薛海沉声道:“我百般信任汝!汝却私下牟利及在外置产!哼!”“驸马饶命!”“限汝一个月内补足!”“遵命!”“即刻办理交接手续?”“是!”

 薛海冷冷一哼便和韩必先离去!掌柜便垂头丧气的跟去!他们一到银庄,便见五名华山派二代弟子陪一名老者及二十名青年来,他们便含笑点头致意。

 “参见驸马!”“免礼!今后多仰仗你老!”老者点头道:“小的遵命!”“即刻办理交接手续!”“是!”薛海和韩必先便跟那五人离去!沿途之中,万人欢呼接啦!薛海含笑致意一阵子,便步人堡中!立见一名华山派弟子道:“陈银庄掌柜不法外,徐皆正常”薛海点头道:“谢谢你们!”

 “理该效劳!”韩必先问道:“这批贫民已可自力更生吗?”“是的!他们之物品除一部门售给蒙古人及供应牧场外,各地商人皆自动前来买走,每户皆已在银庄存钱。”

 “很好!游草原之人多少?”“每约有五百人,本月乃是鬼月,下月可能会增加。”“很好!本派已增家阿百名代弟子及二百名五代弟子,各地若有少年习武,可进选资质较佳者。”

 “是!需多少人?”“多多益善!”“是!此地宜采行保甲制度管制!以免发生事端!”“汝可有详细计划?”“弟子已向祝大人提及,他正在规划中。”“好!此地突增三百余万人!宜小心管理!”他们又叙不久,便赴酒楼用膳。

 膳后,薛海二人便连夜离城。亥中时分,他们一进牧场,沈雪已含笑来。双方打过招呼,便见五女含笑由厅中出来,薛海一见五位娇着大肚子行出。立即掠前道:“坐!坐!”

 五女便欣然人内。沈雪一人座便道:“你这位驸马可真不得了!全天下之人皆佩服你!尤其银川城更有上百万人夜为你烧香哩!”

 “哇!为我烧香?”“”“是呀!他们求老天爷多庇佑你这位大好人呀!”“哈哈!原来如此!”“听说银川城银庄掌柜搞不少钱哩!”“是的!我限他一个月内吐出来!今夜更要移清楚!”“该死的家伙!今后该盯紧些!

 “是的!爷爷子可否多派些人住人堡内盯他们?”“好呀!不过。此地会不会人手不足呢?”沈雪点头道:“足足有余啦!”

 “太好啦!”韩必先道。“否已吩咐鲁明五人在银川遴选资优少年,只要找足人,此地便要多派出一批人。”沈雪便含笑点头。

 韩必先道:“妹子!烦汝吩咐她们多准备些祭品,海儿要移葬袁忠!”“好呀!”他们又叙一阵子,便各自返房歇息。薛海轻搂韩碧娟道:“我在华山住一夜。”

 “爹来信提过此事!大家还好吧?”“很好!华山派增加一千人!生机蓬哩!”“太好啦!哥!你一直未和公主圆房哩!”“她住惯否?”“她已爱上此地!她天天骑小黑及协助放牧哩!”

 “真的呀?”“她还打扫马廊哩!”“真的呀?不简单!”“她还替母马接生哩!”“不简单!牧场派多少幼马?”“三千八百余匹!”“这么多呀?”“是呀!新增之蒙古母马中,有一千徐匹皆生小马哩!”“马廊还够吗?” M.dDJjXs.COm
上章 富贵双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