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富贵双凤 下章
第44章 俩一见到风老
 众人迅速搬光蔬菜,方始清理马车。薛海便和五女各自返房歇息。向午时分,他们正陪韩必先诸人在用膳,倏见牧场前停下一部华丽马车。

 车赫然是一位独眼中年人。沈雪神色一变,低声道:“追天龙!”、韩必先点头道:“正是他!谁能令他甘心驾车呢?”

 车帘一抗,便见一位银发老者人身雪白长袍,穿着白靴白的飘下车,沈雪不由全身一颤,韩必先亦为之一抖。倏听堡前传来岳来惊呼道。

 “无罗掌!”立听岳旺接道:“凤老!”银发老者微微一笑,便伸手一招。岳来及岳旺立既跪在他的眼前。一向狂傲的二人居然如此乖,薛海皱眉啦!

 韩必先传音道:“海儿!此老叫凤天华,他的一套无影掌在二十年前便天下无敌,他一直隐居蓬莱岛,此番来意可忧!”薛海传音问道:“他是坏人?”

 “不!他正不分!他最恨巴结官方之人!因为,淇独子曾遭人陷害入牢,虽经他救出,却已被废武功!”立见车内又飘出二位少女。

 她们亦是白衫裙及白靴袜,他们那头深垂到沿之乌溜溜秀发,配上这一身白,更醒目啦!只听右侧少女道:“爷爷为何不入内?”

 左侧少女道:“为何不见人来接?”韩必先便向薛海点点头!薛海稳步走出大们便拱手道:“恕在下薛海接来迟!”

 二位少女美目倏现异彩的盯着他!银发老者双目一凝,便注视薛海双眼。薛海便平视他的双眼。

 二人便默默对视着,岳来及岳旺互视一眼,便退到一侧。独眼中年人缓缓牵走马车啦!二位少女郎退到一旁啦!银发老者便一直凝视薛海!薛海亦坦然望着他。

 四只眼睛便似死人般一动也不动!不过,神光却逐渐泛出啦!午后之北风带着未溶之雪花逐渐飘来,可是它们一接近薛海二人,便似撞上铜墙铁壁般退开!

 时光飞逝。夕阳余晖将二人之身影拉得很长,二人却仍然屹立,四只眼睛不但未眨一下仍然神光熠熠!

 倏见银发老者一抬左掌,便斜指天际!薛海却平抬右掌及握拳不动!老者左掌斜切向外侧,右掌屈伸抓!薛海左掌直立如刀,便搭上右臂弯。老者沉声道:“空来凤乎?”

 薛海平静的道:“不!九宵风来!”“天呀!你见过风后?”“正是!”老者倏地一跪。便跪在地上道:“风氏第二十代子孙风天华率孙女晓菁、晓芳即见主人!”二女立即趴跪啦!

 独眼中年人立既趴跪啦!岳来及后旺愣得猛眼啦!薛海趴跪道:“恕晚辈不明白你老之意思!”

 风天华抬头恭声道:“风后乃是吾先祖,她证道前曾吩咐天机子九人赐一函给其义子,并预卜今之事。”

 “晚来仍不明白,仔,由一、一风天华立即取出一张斑黄纸张按放在薛海面前在地上。立见:“薛童承吾学,风与现晴光。黑龙如闪电,世现太平。真龙隐草原,甲子一三寻。世代长相随,鸿运通东海。”薛海楞道:“晚辈仍不清楚!”

 “禀主人!先祖所赐预卜中首字为薛,尾字为海吧!”“是呀!可真巧!晚辈名叫薛海!”“禀主人,先祖神卦通神,澈天地,她老人家预卜内容,正是主人近年来之丰功伟绩呀!”

 “哇!我明白啦!风与现晴光。黑龙如闪电,世现太平,便是我以黑龙匕消灭那批歹徒吧?”“正是!”“不过,我不是真龙呀!”“主人客气啦!”

 “甲子一三寻代表何意?”“今年是甲子年,今天是一月三。”“哇!真准!不过,末尾二字…”“禀主人!请收留!”“不敢当!我们起来。好吗?”

 “请主人先起!”薛海道句请便起身。风天华立即跟着起身!二位少女亦起身!独眼中年人方始起身!薛海道:“请入厅吧!”

 “是!”薛海便率他们入内。独眼中年人一走到厅前,便面对厅外而立。韩必先拱手道:“恭!”风天华忙道:“不敢!主人乃是汝之孙婿!”

 薛海道:“且慢!字条只是指示常相随,并非常相侍,请你老别再作此称呼。以免了礼数!”风天华犹豫不决啦!风晓菁低声道:“是呀!别太…”

 小姑娘已喜欢上薛海,其祖若坚持尊称薛海为主人。她便没有搞头啦,所以她壮胆做此建言啦!风天华深深一揖道:“罢了!驸马总老朽放肆矣!”

 薛海哈哈笑道:“这才像话!对啦!大叔为何不入内呢?”风天华道:“天龙!从今起,别再拘礼!”薛海哈哈笑道:“请坐!”“请!”此位中年人姓崔名天龙,他原本是昆仑弟子。

 而且是唯一练成云龙九现之人,他曾被视为未来之掌门人。所谓云龙九现便是可以一口气,在半空中折转九个角度,可见他的轻功身法是如此高,崔天龙因而被尊称为追天龙。

 可惜,他在京城无意中教训一位酒醉闹事之王孙公子,他因为出手过重而震死对方。从此。他亡命天涯。昆仑派亦因而遭官方封山啦!崔天龙获讯之后,便自残一目赎罪。

 世人只知他亡命天涯,却不知他一直化身在江湖中替风天华探听消息,他更多次来想收场哩!

 经过此事,午餐已成晚餐啦!大鱼大配上青菜一上桌,薛海便招呼众人取用!膳后,风天华道:“驰马尚记得先祖之容否?”

 “记得!我会绘一幅画!请稍候!”他便迅速离去!不久,他端着一幅画送给风天华!凤天华便恭敬捧画瞧着!画内乃是一个水晶棺,棺内安祥的躺着一位宫装女子,风天华含泪道:“正是她老人家!二幅画完全相同!”

 他便小心的取出一幅斑黄之纸张。画中人安详盘坐,果真如画中人。风天华道:“驸马肯赐此画否?”“请笑纳!”“感激不尽!”崔天龙突然道:“在下街否请教驸马一事?”

 “请说!”“驸马何来钜金在各城置产?”薛海含笑道:“他们来自蒙古公主塔库美。蒙古人会以毒控制黑道人物及索金,并腐蚀中原人心!”“真可怕!幸经驸马及时消灭之!”

 “全仗各派协助!”“客气矣!在下曾目睹驸马在边城消灭三万蒙军!”“班门斧矣!”“客气啦!”风天华正道:“吾乍闻驸马攀附官方,曾经不过,今原本先教训驸马,如今想来真幼稚矣!”“客气矣!你老之修为真纯!”

 “小巫见大巫啦!”“风后曾留下凌风三式吗?”“不!先祖只留下首式,其余招式全由历代祖先专研之!”“嗯!可否切磋一番?”“渴盼之至!明夜再切磋,如何?”

 “行!”他们又叙不久,便返房歇息。薛海为明夜之切磋,以黑龙匕贴上气海运功着,他一直运功到翌黄昏。方始收功沐浴。浴后,他一入厅,便见风天华和韩必先及沈雪低叙着。

 二位少女则和慧桂公主五女在附近低叙着,薛海便含笑向三老行礼!三老便含笑招呼他入座。韩必先道:“海儿,风老愿托二孙女予汝,娟儿五女已经同意,汝该不会反对或有其他之异议吧?”

 “哇!我…”风晓菁二女便脸红前低下头。沈雪道:“汝能娶三对姐妹花及二国公主。人间奇事及美事也!”

 薛海脸红啦!立听岳来在厅外叫道:“海哥!快点头啦!”岳旺也叫道:“是呀!我等着喝喜酒呀!”薛海立即下跪叩头啦!风天华笑呵呵的上前扶起他啦!沈雪喝道:“上菜!”

 女子们便纷纷端上美酒及佳肴!席开二桌,崔天龙及岳来岳旺也入席啦!风天华笑呵呵的畅饮啦!岳来及岳旺更是笑哈哈的畅饮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欣然散席啦!韩必先道:“海儿!今乃是大喜之,另行择期砌磋吧!”“是!”岳来抓起二壶酒道:“海哥!我们再喝吧!”岳旺也抓起二壶酒道:“海哥!到外面喝!”

 薛海道句行便也抓起二壶酒!三人一入草原便盘腿而坐!只见岳来道:“海哥!我今天最!”岳旺也道:“对!今天是我最乐之日子!”、静海含笑道:“为什么?”

 岳来道:“你娶风老之二位孙女呀!”岳旺道:“对!只有你配得起她们!”“为什么?”岳来叫道:“先喝一口!”岳旺叫道:“对!你先喝一口!”薛海喝一大口酒道:“行了吧?”

 岳来点头道:“风老曾扁过我们,不论我们被扁的很!”岳旺道:“对,就似你扁我们,我们也很!”岳来又道:“风老不但扁我们。

 而且还训我们,我们才知道不该扁人,所以,我们服风老!”岳旺道:“风老警告过,我们若扁人,他便要加倍扁我们,所以,我俩一见到风老,我们就紧张!”薛海问道:“为何紧张?”

 岳来道:“我们担心扁错好人呀!”岳旺叫道:“是呀!好人的脸上不会写字呀!”薛海故意问道。“坏人的脸上会写字吗?”岳来点头道:“会!我一看到他们之眼睛,我便知道是坏人。”

 岳旺道:对!坏人之眼睛又又怪!”薛海道:“既然如此,你们便不会扁错好人呀!”岳来摇头道:“不一定!你是好人吧?”

 岳旺叫道:“七八糟!海哥当然是好人呀!”岳来叫道:“不对!海哥每次从北方回来眼神便很怪!”岳旺点头道:“对!海哥!你为何会如此?”

 薛海忖道:“哇!这对宝贝中有细哩!”他的念头一转便道:“你们知道皇上派我守此地吧?”“知道!”“我每次去北方偷盯蒙人呀!”

 岳旺笑道:“海哥一向光明正大,才会因为偷看而眼神怪怪啦!”岳来点头道:“原来如此!海哥!我们若因为眼神怪而扁你!一定扁错人,而我们以前常如此做呀!”岳旺道:“对!我们只要看不顺眼便扁人!” m.DDjjXS.coM
上章 富贵双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