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富贵双凤 下章
第46章 薛海一搂住
 元月二十六夜晚,雪花飘飘,天上虽然只有寒星,天池之夜景仍甚人柯星亦如往昔专心运动。他的八名手下却已躲入山腹之木屋中酣睡啦!

 薛海使在此时陪韩必先用着风天华及风家姐妹抵达点苍派,立见点苍派掌门人徐向义率众列队恭。风天华含笑道:“打扰矣!”

 “白老、韩老及驸马莅临,荣幸之至!”“客气矣!”“请!”五人入厅,便见徐向前之于媳前来行礼请安。

 风天华代表还礼之后,她们方始陪坐一旁。徐向前含笑道:“丐帮信鸽只捎来你们来访之事。不知有何需要本帮效劳之处?请吩咐!”

 凤天华含笑道:“柯星尚在天池练功吧?”“是的!”“贵派仍按月孝敬三千两银子吧?”徐向义脸红的点点头。

 凤天华沉声道:“驸马明午铲除他,勿让游客太接近。”“是!”“他那八名爪牙尚在吧?”“是的!他们明天上午会下山采购及觅少女!”“很好!他们该遭恶报啦!”“敝派会盯住他们!”

 “很好!今夜暂宿贵派吧!”“!膳否?”“谢谢!已膳毕!”五人便跟着徐向义步向客房。

 不久,他们已经各在房歇息薛海更是贴着黑龙匕运功!一夜无事,翌天亮,除薛海仍在运功外,风天华四人受邀之下,已经和徐向义在侧厅欣然用膳。

 膳后,二老便在前院凉亭赏景。一个多时辰之后,徐向义之子入内报告那八人已经下山。韩风二老便含笑行向大门前。他们一出门,便见八名中年人掠近,他们二话不说的分别扬掌及振剑疾攻而出,那八人不由神色大变!

 此八人由柯星初学会不少之招,可惜,他们面对神剑及无影掌之联手,他们根本不是对手也!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全遭报应啦!

 立听山顶传来清晰声音道:“姓风的!上来吧!”风天华呵呵笑道:“不急!时辰未到也!”“哼!枉汝为前辈!竟如此残害晚辈!”“呵呵!此八人助纣为!人人得已杀之!”

 “住口!汝若不敢上来,就躲回蓬莱岛吧!”“呵呵!时辰未到!汝别急!”“住口!汝若不上来,吾必血洗点苍全派!”“呵呵!别急!时辰未到!”

 “好!汝别走!”薛海便在此时含笑步出!他稍整理右袖之皮环,立即含笑行来。韩必先为方便薛海使用黑龙匕,特地为他打制一个皮环,如今黑龙匕贴在薛海右小臂内侧,另由衣袖遮住。

 立见白影一闪,一位白袍黑发老人已经流星般掠下,薛海哈哈笑道:“老鬼!我薛海前来超度你啦!”“滚开!”说着,他一翻身,便斜掠向韩风二老。

 只见他张开十指,指尖之长指甲便泛出茫茫之烟,显然,他已决定一掌将风天华劈下点苍山啦!

 薛海一见良机难得,便疾劈出二记掌力。潜劲一涌出,柯星之双目倏现寒芒。他一闪身,双掌已移向薛海。他并不认识薛海,所以,他狂妄的一掌劈死薛海。

 那知双方掌劲一沾,他便发现不对劲啦!他急忙卸劲翻跃而下!轰轰声中,空中便疾旋气流!柯星之衣袍迅既被绞碎!他方才匆匆披袍,并未穿底,如今,他光股啦!他又羞又怒啦!薛海哈哈笑道:“不要胜的老鬼!杀!”

 他便疾劈出左掌!柯星自山顶掠下迄今,一直未踏上地面,他方才虽未被震伤,气机却已

 他不敢硬接的便掠向山下!刷一声,他已掠过薛海方才立身之处。薛海正要居高临下的施展云龙九现,立见他一振右手,黑龙匕便带着寒光疾近柯星的脑瓜子。

 “啊!黑龙匕!”他骇得回身闪向右侧啦!薛海叉双掌,黑龙匕已紧盯向柯星之脑门。柯星匆匆踩上树梢,便疾劈出双掌。白雾疾涌,立即震歪黑龙匕。卡一声!

 树枝便被踩断。柯星足下一空。身子便歪坠而下。薛海疾催功力,黑龙匕已疾追而去。柯星尚未落地,倏见黑龙匕已经近脑门,他虽有铁帽及软甲护头,却仍然清晰的感受到森寒之气。

 他此时尚未落地,方才又斜坠而下,如今已经无法再闪避,他一咬牙,双掌已经合并推向黑龙匕。卜一声,黑龙匕已刺穿他的双掌。当一声,黑龙匕已刺破铁帽疾而入。

 柯里双掌负伤,不由啊叫一声。他倏绝脑门一痛,便惨叫出声。一旁之韩风二老迅疾闪身扣来。柯星刚嘴下,便被二老架立与地上。

 他刚惨叫一声,二老已分别按上他之道。风家姐妹便以弓箭步站在柯星之前后。她们各以右掌心贴着柯星之期门几璇玑,便凝气运功,二老一行动,柯星之功力便由二出道疾泻而出。柯星厉叫道:“无!”

 薛海拉下他之破衫便紧他的嘴巴!柯星便眼睁睁的任由二女走功力!薛海笑道:“老鬼,你毁太多之女子!你该遭报应啦!”柯星急怒攻心却无法动弹也!不久,他已被干啦!二女一收掌,便就地运功!二老互祝笑,便拉走尸体!

 不久,他们将九具尸体埋入林中,便将黑龙匕交给薛海。薛海便含笑为二护法。二老却笑呵呵的入厅品茗啦!点苍派除此巨患,人人喜透啦!他们准备大鱼大要庆贺啦!

 向午时分,二女一收功。便向薛海致谢。薛海便陪她们入厅用膳!徐向义率众连连敬酒致谢啦、薛海顺利完度任务,亦开怀畅饮啦。

 足足过一个多时辰,他们方始离开点苍派!他们掠下山便欣然搭上三部车!薛海一见风晓菁跟上车,便和她靠坐在一起。她大方的搂着他便送上香吻。

 这条官道经过修补之后,既宽敞又平整,这名华山派弟子驾着蒙古战马,所以。车身一直甚为平稳。不久,他解开衣衫,便牵他的手按上右。他轻抚右及附耳低声道:“不妥吧?”

 “我充感激及敬佩!”“别急!返牧场再圆房吧!”“让汝见笑啦!”“我感激汝之热情!”他便吻着她及轻抚双

 不久,他轻轻一按她的期门,她悚然惊醒啦!她脸红的整装啦!他搂她问道:“蓬莱岛在何初?”“东海滨!岛上有百鸟配上百花千果!四季如也!”

 “我会时间去欣赏一番。”“好呀!也该祭拜爹娘哩!”“是的!”“江湖传闻汝会入宫任官,是吗?”“我现在已是驸马,何需再任官吗?”“皇上甚倚重你呀!”

 “皇上要我替他阻止蒙古人入侵,姑丈已任兵部尚书,另有三百名华山派高手任侍卫,我不必再去大内凑热闹啦!”“格格!你真幽默!”

 “你为何喜穿白服呢?”“白色代表冰清玉洁呀!”“原来如此!”“风后美不美?”“美!真的很美,赏妥子很美,却缺少风后那种圣洁之美,任何人见过她,绝对不会有非分之想!”

 “可惜!我无此眼福!”“是的!我虽然可以再度入内,但我永远不会再去打扰她!”“是的!”“你住惯牧场吗?”“没问题!我可否替爷爷请你同意一事?”

 “何事?”“我和芳妹后若各有生子,可否择一姓风?”“没问题!”“谢谢你!”她又送上香吻啦!她自幼一直在岛上练剑,身旁的男人只有崔天龙和风天华,所以,她们终沉着脸,她们实在有够无聊啦!

 如今,她嫁给这位武功盖世、富可敌国,高居驸马尊位之大帅哥,她不由乐得热情奔放啦!她一直吻得呼呼,方始满意的松

 二人便互搂的聊着,行行复行行,他们不但沿途未耽搁,而且由成都沿长江三峡搭船,所以,他们在三月二下午便返回牧场。

 立见草原有一万余人在欢笑驰马。沈雪诸女含笑出,他们便欣然下车。风天华含笑道:“功德圆啦!”诸女不由大喜!薛海望向草原道:“热闹哩!”

 沈雪含笑道:“元宵翌一下子来二万余人哩!”“真的呀?”“东宫皇后在房内陪桂儿。”“真的呀?”薛海立即含笑入内。不久,他一到门口便见一名宫女行礼道:“参见驸马!”

 “免礼!”他一入房,便见大腹便便的公主正和皇后坐在桌旁含笑瞧着他。他立即上前行礼道:“叩见母后!”“平身!”“谢母后!”

 皇后含笑道:“坐呀!”“是!母后来多久啦?”“七!草原更热闹矣!”“是的!父皇恩及万民!大家才有能力来游草原!”

 皇后含笑道:“皇上还担心子民日子难过哩!”“改善甚多啦!”“很好!驸马此次出去消灭大恶人,已成功吗?”

 “是的!托父皇及母后之福!”“好甜的嘴!驸马又纳二啦?”“是的!长辈吩咐!不敢不遵也!”

 “大丈夫该如此!”“谢谢母后!”“公主即将分娩,皇上特赐一箱灵药!”“谢谢父皇!母后也美言过吧?”公主补充道:“太子及三、六殿下和我同出自母后。”

 “母后后必是太后啦!”皇后笑眯眯的道:“太子来此练剑,大有进来!”“皇兄夜勤练,后必可顺利登基!”

 “皇上有意于五十岁时退位,太子登基后,盼驸马更加扶持!”“誓死效忠!”“很好!太子必会厚待驸马!”

 “谢谢!”他们又叙一阵子,便入厅和众人用膳。膳后,薛海扶公主散步良久,方始送她返房。

 不久,他一入风晓菁房中,她便含笑起身。她已挽起长发,换上宽袍,倍添人之姿,薛海一搂住她,她便送上香吻及紧紧的搂着。

 二人边吻边宽衣着,不久,二人已一丝不挂的上榻啦!她欣然张腿光临啦!他却仍然在双大做文章。 M.DdJJxS.COm
上章 富贵双凤 下章